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時間很重要’ Category

星期五早上上早稻程的課,由於前一天晚上的消息,讓大家早上打招呼時少了一些隨便。

本來以為總學期的最後一場會是一個快樂的大合照,但課程結束大家拍手後低調地互道感謝與再見。

第一次經歷總統過世是在我小時候,很懵懂的年紀我還記得那天13日,因為我對13這個數字很敏感

我只知道電視上一直播蔣經國的紀錄片電視變成黑白,那個讓我每天都很愉快的張小燕臉都變得超嚴肅,講話都不搞笑了幸好沒被拖去路上跪,我可以感受到全國哀傷的氣氛但因為很久,後來我一直在想說電視的彩色螢幕什麼時候才會回來(真的很久)

一位元首走了,也讓我回憶上一次是什麼時候

我對這位元首是沒有評價的

在我的環境裡,印象中有一個雜誌,封面是他,但是是一個做過影像處理的照片,讓他看起來像皇帝

就是說他專制野蠻

覺得政治好亂

就這樣覺得事不關己地過了我的青春

看到宋楚瑜非常盡心盡力幫李登輝做事情結果被廢省

看到陳履安行走台灣最後也沒選上總統

這些人在後來的中國崛起,變成了另一個面貌

星期五中午等午餐送上桌時,我一直滑手機,發呆了一下,想說要不要寫什麼

我覺得我有情緒但也沒那麼深刻

這個人在我的青春歲月裡就是一直被罵

現在我覺得想要說什麼又有點說不上來,因為他不在我深刻的記憶裡

想來想去,只有一句話

那個時代走了

晚上去聽脫口秀,在西門紅樓排隊,前後左右都是一堆快樂的cosplay年輕人,聊博恩,聊瓏瓏

好像昨天晚上沒有發生什麼一樣

我一直想前一天元首過世第二天去聽喜劇脫口秀會不會很奇怪

但票買了就去吧

想說主持人會不會因為元首過世而改變梗但我猜應該不會(奇怪我煩惱這幹嘛)

一進場主持人就問大家開不開心

開心就要大笑歡呼,幾個梗黃到不行但大家笑得很盡興,我也被裡面幾個段子笑得不能自己

我大笑又拍手又尖叫

其中有幾個是政治梗,大家還是照笑

就這樣過了一個愉快的週末

一個元首過世的第二天就這樣過了

早上跟年紀與我差不多甚至比我大的晚上跟年紀比我小很多的坐在一起不同世代不同心情

回想小時候那個黑白電視到現在的脫口秀

我想,也許前人的努力讓這個方向走對了

我也謝謝你

Read Full Post »

蘇黎世報

李登輝過世李登輝的台灣總統職位,在仍屬於權威的時代中受到推力。他領導改革,第一次全民直選獲勝,之後邁進台灣獨立。現在他以97歲高齡過世。

照片: 2018年李登輝在一個台灣入聯的活動場合

在現在有活力與旺盛的民主台灣中匆匆一撇,有時會忘記這個國家幾乎超過四十年都在獨裁蔣中正與之後他的兒子蔣經國中度過。當年輕的蔣在1988過世時,副總統李登輝就即位。

兩年後,國大代表授予他六年的權力。李是當時唯一的候選人,他的國民黨是唯一被允許的黨。這是台灣當年的狀況。

頃聽抗議學生的聲音

李就職前不久,就是在三月二十一日時,數千學生在首都台北集結,並要求民主改革。這個運動在台灣歷史被稱為”野百合運動”。

李邀請學生領袖到總統府,頃聽他們的訴求並承諾政治改革。他走了完全不一樣的道路,跟北京的共產黨政權比起來,就在只差一年: 1989年讓在北京天安門抗議的學生血腥失敗。

李在之後的幾年,進行憲改,是現在台灣民主的基礎。人民在1996年感謝他: 絕對高票贏得第一次民主選舉。李在選舉中得到北京不討喜的”保護”。前年這位總統想要訪問他美國的母校,讓北京震怒。共產黨利用海上導彈發射威脅正在進行的民主。華盛頓派軍艦環繞台灣,阻撓北京的野蠻冒險。這些後盾與他對於中國不屈不撓的態度,讓李變得受歡迎。

在他任內的後四年他的台灣獨立目標越來越明確。他說明與中國的關係是”特殊國與國關係”。

在日本軍中的台灣人

1923年李生長在一個小村莊,現在是台北都會區的一部分。他的父親是警察,因此在日本機關服務,台灣這個島從1895到1945是日治時期。

年輕的李在大阪學習農業經濟,加入日本皇家自願軍。另一方面他的哥哥,在馬尼拉的屠殺中過世,他就再也沒進入戰鬥。李的生命與日本有緊密的結合。台語,中文與英文裡,講得最好的是日文。

在共產黨短暫的時光

戰後李短暫地加入了共產黨—在六零年代,他從美國讀書回來時,他被台灣特勤局審問了數周。之後李在他的回憶錄裡寫: 他覺得他要戰勝白色恐怖。當時台灣是幾乎四十年的戒嚴時期。

1971年他加入國民黨。這個黨在當時由一些幹部所主導,這些追隨蔣中正從中國內戰逃到台灣的一群人。當時台灣人如同李,並不怎麼講這些事情。作為一個政治人物,李試著將台灣多數與中國大陸逃難者的鴻溝解除。

1972年蔣經國總統執政。李登輝當台北市長與省長。李在不同的機能中進行改革,建立高等教育,提供經濟發展的貢獻。

李提供穩定的民主

自從1996第一次的民主總統直選以來,兩個大黨已經輪換三次。縱使這些陣營勢不兩立,在國會也會大打出手,但政黨輪替每次都是和平且過程順暢。台灣平穩的民主過程是李的政治改革力量。

星期四晚上,由於長期的疾病,李以97歲在台北的醫院過世。台灣的現任總統蔡英文在推特上寫: “台灣留下民主自由,也鼓勵著我們繼承李登輝的意志,繼續追求『生為台灣人的幸福』”。許多台灣人將會認同她的看法。

********************************

蘇黎世報,記者Patrick Zoll (對他很有印象,因為他親自來台灣採訪太陽花運動,我對於親自來台灣採訪的德語記者都會印象深刻)

原文連結

https://www.nzz.ch/international/lee-teng-hui-vater-der-demokratie-von-taiwan-gestorben-ld.1568990?fbclid=IwAR1K8msLoz9S4quAdpaJsuat0jB0zdMOYAVmjcEPr32b6mZaCt860kHhK-o

Read Full Post »

最近跟一位十年以上沒見過面的朋友相認(還是她認出我來,表示我不會沒事盯著人看XD)聊到我們怎麼認識的。在成大研究所已經分不同組,所以不同組的除非之前認識不然只能利用少少的共同課程跨組認識到其他組同學。
然後聊到我們那時是一個電腦課,期末報告是選一個建築師做成網頁介紹他。我不知道為什麼選了王大閎,我猜我選的建築師是所有同學裡選的建築師年紀最大的。朋友說她選的是龔書章,我們有默契地互相笑了一下,因為這位老師比較年輕XD
我想到為了要收集王大閎的資料,能夠自己走過去的建築物我都親自去拍,我最喜歡的他的作品,除了外交部以外,就是他在濟南路的住宅。
那時年紀小臉皮厚膽子大(其實我現在臉皮還是很厚只是膽子變小了),到虹盧門口,徘徊很久,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直接按電鈴,也真的有人應門,應該是他們的管家。
我跟他說明我是成大建築研究所的學生,我可以給他看我的學生證,不知道是否有機會能進去看,不拍照也沒關係。
管家問我有沒有公文,我說沒有,問說他們只接待教授與建築師,我想說我什麼都不是,對方直直想把門關起來,我就開始表現出誠意來,然後管家勉強讓我進去玄關看兩眼,我想給他看我的學生證他不想理我,最後仍謝謝對方給我參觀玄關,我就很遺憾地離開了。
最後我也只能拿外觀照片來做我的網頁,這就是我跟王大閎先生的作品的,非常尷尬的第一次接觸。
今天報名了包浩斯的講座中的王大閎介紹,來了王大閎的兒子女兒,女兒講著他的父親時,我看到她眼睛泛紅時,我的眼淚已經在我鼻子旁邊流下來了(趕快擦,好尷尬)。會後我想告訴他們我在巴西也介紹了王大閎,但是好像又很多餘而作罷,聽完演講就離開,回去的路上,想著最近的緣分,想著如果我早點認識他的兒子女兒(我這樣是高攀哩),我是不是就不會吃到管家的閉門羹了。想著想著,覺得都是自己在幻想。
最近一直遇到很特別的機緣,記上一筆。

Read Full Post »

赴德紀念日

雖然已回台灣

但是還是覺得要紀念一下

 

Read Full Post »

今天

今天才開始覺得自己像個設計課老師

Read Full Post »

值得紀念的一天

一定要在這裡post一下

心中只有感謝,也希望最近大家遇到不順的都能走過去

Read Full Post »

紀錄一下

謝謝大家,我雖然很常脫軌演出但是做人應該不算失敗。

Read Full Post »

今天早上(是的,巴西時間是早上)起來時收到台灣女建築家學會申請入會核准信,高興到鬧鐘還沒響,我已經興奮地從床上跳下來急著寫感謝文。

雖然不像建築師考試門檻那樣高到嚇人,但等結果的過程還是挺煎熬,沒有一件事情是簡單的,事情能夠成,絕對是要很多人一起努力,因此非常感謝發起人的自願推薦,把我推入火坑(是得我很被動,推我吧~~)

學會仍正值草創期,但我對學會的期待相當大。這不只是因為我的性別意識,而是我是用另一個角度看台灣,與對台灣在世界角色的期待。

世界的潮流一直在改變,領土大的新大國與舊大國一直在角力,比武力,比財力,比影響力。

雖然在學校就知道同學打架不關你的事就保持距離裝不知道低頭念書準備考試就沒事,但問題國際局勢卻不是不管同學打架,只管準備考試這麼簡單,就在低頭念書時同學打架的雞絲頭也有可能從你頭上打下去,想只是當局外人都不行,不得不選邊站。

讓人失望的是,這些大國也在用他們龐大的影響力置入相當扭曲的價值觀,缺少同理,缺少關懷,充滿歧視,不安,恐懼,霸凌到處都是。他們在炫耀自己的國家實力時,他們一方面也一直在自己國家內部不停滅不滿的火,醫療缺乏,教育失衡,貧富差距,種族與性別歧視,宗教與政治迫害。

相對之下小國如台灣(請容許我把台灣說成一個國家,至少de facto是國家,未來不知道),跟大國比硬實力根本討打,但台灣的軟實力一點也不差。我們在他們打打殺殺看刀子是否飛過來時我們也還是有在念書隨時準備考試,隨時練功,站穩馬步,而我們的馬步就是關懷,人性與社會關懷,同理,溫柔。

我對於女建築家學會的期待並不只是用性別看待,而是關懷的角度看設計,看社會,看平權,看台灣的國際角色與台灣的軟實力。台灣女建築家學會絕對是一個好的平台,我們(現在可以說我們)不只期待改善尊重性別的環境,尊重社會各階層的居住與醫療環境,也希望讓台灣給國際看到亞洲最溫柔的一個島嶼。

我好像想得太遠了不就是加入一個新的大家庭?

對啦,很高興,也充滿期待!! Vamos!!!!

Read Full Post »

Das war’s

Jpeg

Read Full Post »

1. 總算論文口試通過(畢業證書還沒拿到)
2. 總算又多了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口試通過日)
3. 又開始耍廢
4. 世界變化太快,快到好像規畫下一步有點多餘

沒有想要怎麼慶祝,今天開始好好修改論文

想去另一個國家了,我現在對德國好膩

十二年,夠了(大叫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