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時間很重要’ Category

最近跟一位十年以上沒見過面的朋友相認(還是她認出我來,表示我不會沒事盯著人看XD)聊到我們怎麼認識的。在成大研究所已經分不同組,所以不同組的除非之前認識不然只能利用少少的共同課程跨組認識到其他組同學。
然後聊到我們那時是一個電腦課,期末報告是選一個建築師做成網頁介紹他。我不知道為什麼選了王大閎,我猜我選的建築師是所有同學裡選的建築師年紀最大的。朋友說她選的是龔書章,我們有默契地互相笑了一下,因為這位老師比較年輕XD
我想到為了要收集王大閎的資料,能夠自己走過去的建築物我都親自去拍,我最喜歡的他的作品,除了外交部以外,就是他在濟南路的住宅。
那時年紀小臉皮厚膽子大(其實我現在臉皮還是很厚只是膽子變小了),到虹盧門口,徘徊很久,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直接按電鈴,也真的有人應門,應該是他們的管家。
我跟他說明我是成大建築研究所的學生,我可以給他看我的學生證,不知道是否有機會能進去看,不拍照也沒關係。
管家問我有沒有公文,我說沒有,問說他們只接待教授與建築師,我想說我什麼都不是,對方直直想把門關起來,我就開始表現出誠意來,然後管家勉強讓我進去玄關看兩眼,我想給他看我的學生證他不想理我,最後仍謝謝對方給我參觀玄關,我就很遺憾地離開了。
最後我也只能拿外觀照片來做我的網頁,這就是我跟王大閎先生的作品的,非常尷尬的第一次接觸。
今天報名了包浩斯的講座中的王大閎介紹,來了王大閎的兒子女兒,女兒講著他的父親時,我看到她眼睛泛紅時,我的眼淚已經在我鼻子旁邊流下來了(趕快擦,好尷尬)。會後我想告訴他們我在巴西也介紹了王大閎,但是好像又很多餘而作罷,聽完演講就離開,回去的路上,想著最近的緣分,想著如果我早點認識他的兒子女兒(我這樣是高攀哩),我是不是就不會吃到管家的閉門羹了。想著想著,覺得都是自己在幻想。
最近一直遇到很特別的機緣,記上一筆。

Read Full Post »

赴德紀念日

雖然已回台灣

但是還是覺得要紀念一下

 

Read Full Post »

今天

今天才開始覺得自己像個設計課老師

Read Full Post »

值得紀念的一天

一定要在這裡post一下

心中只有感謝,也希望最近大家遇到不順的都能走過去

Read Full Post »

紀錄一下

謝謝大家,我雖然很常脫軌演出但是做人應該不算失敗。

Read Full Post »

今天早上(是的,巴西時間是早上)起來時收到台灣女建築家學會申請入會核准信,高興到鬧鐘還沒響,我已經興奮地從床上跳下來急著寫感謝文。

雖然不像建築師考試門檻那樣高到嚇人,但等結果的過程還是挺煎熬,沒有一件事情是簡單的,事情能夠成,絕對是要很多人一起努力,因此非常感謝發起人的自願推薦,把我推入火坑(是得我很被動,推我吧~~)

學會仍正值草創期,但我對學會的期待相當大。這不只是因為我的性別意識,而是我是用另一個角度看台灣,與對台灣在世界角色的期待。

世界的潮流一直在改變,領土大的新大國與舊大國一直在角力,比武力,比財力,比影響力。

雖然在學校就知道同學打架不關你的事就保持距離裝不知道低頭念書準備考試就沒事,但問題國際局勢卻不是不管同學打架,只管準備考試這麼簡單,就在低頭念書時同學打架的雞絲頭也有可能從你頭上打下去,想只是當局外人都不行,不得不選邊站。

讓人失望的是,這些大國也在用他們龐大的影響力置入相當扭曲的價值觀,缺少同理,缺少關懷,充滿歧視,不安,恐懼,霸凌到處都是。他們在炫耀自己的國家實力時,他們一方面也一直在自己國家內部不停滅不滿的火,醫療缺乏,教育失衡,貧富差距,種族與性別歧視,宗教與政治迫害。

相對之下小國如台灣(請容許我把台灣說成一個國家,至少de facto是國家,未來不知道),跟大國比硬實力根本討打,但台灣的軟實力一點也不差。我們在他們打打殺殺看刀子是否飛過來時我們也還是有在念書隨時準備考試,隨時練功,站穩馬步,而我們的馬步就是關懷,人性與社會關懷,同理,溫柔。

我對於女建築家學會的期待並不只是用性別看待,而是關懷的角度看設計,看社會,看平權,看台灣的國際角色與台灣的軟實力。台灣女建築家學會絕對是一個好的平台,我們(現在可以說我們)不只期待改善尊重性別的環境,尊重社會各階層的居住與醫療環境,也希望讓台灣給國際看到亞洲最溫柔的一個島嶼。

我好像想得太遠了不就是加入一個新的大家庭?

對啦,很高興,也充滿期待!! Vamos!!!!

Read Full Post »

Das war’s

Jpeg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