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非常外行地對於自貿區的看法
(先說結論,我認為自貿區很好,但目前不適合台灣)

好吧為什麼我這個學建築工程的冒出來跨領域講一下這跨領域題目
是因為我算是在德國商展當非專業翻譯多年
也看過許多產業的起起落落
剛去德國時剛好是中國崛起的時機,那時候台灣攤位真是想削價競爭跟中國比都無法
我的功能從翻譯變成在攤位陪老闆聊天買便當用德文打電話跟豬腳餐廳訂位
因為這樣聊天機會才側面地瞭解台灣的產業故事
也因為這樣知道台灣還是有很多製造業是很強的,強到可以賣到全世界但是都不能貼自己的品牌(哭哭)
所以有時候看財經消息知道某歐洲大廠的某零件是台灣生產的,這種已經上報的消息在商展裡早就不是新聞
驕傲的一方面也知道台灣的製造,不只是產業,也影響到人們的價值觀(水牛價值觀,抱歉題外話)
中國崛起那一波似乎已經微微走下坡,因為許多外國廠商被騙後又回台灣攤位找材料,但是那種人我超不喜歡的,會找便宜的貨的對台灣的殺價也不會手軟,這對要求品質的產業來說是壓力很大的,連帶的連員工薪水都會被賠上。

因為最近自貿區的討論沸沸揚揚,我也稍微瞭解這個東西在幹什麼
如果他是個以進出口來賺大錢的一種構想的話,我認真地覺得這樣的構想根本不適合以製造業為主的產業
偏偏台灣其實還是以製造業為主(機械,機能布料,運動用品)我們需要的是大的外銷市場
而不是讓另一個大的外銷市場把貨進台灣,因為自貿區有一個特色就是外面的貨進來也可以內銷,我看到這一條我整個就是大喊母湯,這根本衝擊台灣製造業

閱讀了相關自貿區的文章,大約知道構想來自於荷蘭
荷蘭就是靠經濟條件開放與貿易賺大錢的
我所知道的荷蘭就是個自然資源很差的地方(因為都是海上填土地),他們的人從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的劣勢所以用進出口貿易這招來活絡國家經濟
也因此要吃最道地的港式料理是要去荷蘭而不是在德國(曾住德荷邊界的路人有感)
光荷蘭蝦仁腸粉鮮度就打死德國境內的港式料理店

結論是,我這樣外行都不想挺目前的自貿區提案了
我認為對台灣產業很瞭解的人根本應該先讓這案子緩一緩

Read Full Post »

赴德紀念日

雖然已回台灣

但是還是覺得要紀念一下

 

Read Full Post »

歐洲的麵食傳統也讓不同的地方有著各色各樣的磨坊屋,以風力啟動或水力啟動的磨坊,建築物的特色與周圍環境呈現的景觀也不盡相同,磨坊屋的大木輪啟動的不只是磨坊,也是歐洲文化。

DGM是一個由市民自發組成的磨坊屋保存團體,他們的組織從地方到邦都有,主要是希望能藉由介紹磨坊屋的美呈現德國歷史與技術。他們的網站有個邦已經調查完整的資料,這樣以市民自發的團體,讓保存工作與觀念提升更深入民間。

成立於1987年,三千多位會員一起為風力,水力等傳統方法提供能源的技術做紀錄與保存。

由於環保與綠能的觀念已經成為啟動能源的主流,磨坊保存相關團體也一起加入綠能的工作,企圖在文化保存與環保節能中得到更好的合作,讓環境更環保節能也注入文化關注。

從此團體可以學習到,工業文化保存不只是硬體的保存,也是技術的保存,在傳統的技術上更上一層樓,找到與世界趨勢接軌的可能性,讓舊工業文化遺產繼續與新環境一起進步,而不是被時代淘汰。

參考資料:

http://www.muehlen-dgm-ev.de/dmt/

http://www.muehlen.org/

Read Full Post »

路德因多瑙緬因運河(Ludwig-Donau-Main-Kanal)

被列為德國歷史遺產的路德因多瑙緬因運河(當地稱為老運河)172.4公里長,介於柯爾罕城(Kelheim)的多瑙河與班堡(Bamberg)緬因河的水路,建於十九世紀初,連接歐洲北部與南德的重要水路。

此運河為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西一世委託營造顧問亨利.福來何.馮佩希楠(Heinrich Freiherr von Pechmann)做規劃,中間過程經歷多次設計修改,而有今日之水道呈現。連接巴伐利亞北邊主要河川,承載蒸汽船運輸大型貨物,即使現在路運發展成熟,此運河仍在運作,呈現此運河水運運輸上仍佔的重要地位。另一方面,運河也幫忙減緩大河水位過高的問題。

運河路段上,為了解決水路高差問題,運河河道上利用船閘工程技術手法將水路的高低差問題解決,此運河路段上有一百個船閘,為十九世紀初最新的水路技術,目前有三分之二仍保存良好。此領導性的水路工程,被巴伐利亞文化邦保存局列為邦文化遺產,為德國先進科技做歷史見證。除了船閘之外,沿岸的橋梁,船閘守衛屋,水岸自然風景,是欣賞文化景觀最佳的散步腳踏車道。

此案例是領先科技做為申請文化遺產的特色與見證之一。

Read Full Post »

構想

1907年”柏林建築師協會”(Vereinigung Berliner Architekten)為大柏林計畫舉行競圖,目的是將有發展意識的都市景觀與建築營造做整合。所有的藍圖必須包括都市中心設計,具有歷史感的建築物展現城市樣貌,為了建築物而設置寬廣、放射狀井然有序的穿越交通,市郊區新的,具通風與採光的群落住宅。這些願景是為了要讓租屋營(Mietskaserne)群落洗去無法裝修的汙名。基於這樣的願景,將柏林的城市網絡擴大包括綠地,運動場與小公園,符合柏林共和政治的都市規劃。1925年建築規範做了清楚的分區:商業,工作與居住等。對於新建或是即將蓋的建築物,將以建築邊緣做登記,在市中心內的後院建築(Quergebaeude)的規範則較寬鬆。

 

住宅荒與住宅建築

世界大戰與通貨膨脹結束時(1923年十一月)柏林幾乎沒有私人投資的住宅建設。藉由市政府的協助到1924年初,蓋了將近9000棟新住宅,為了發展中的大都會,這樣的構築是必須的。這個城市曾經有一度幾乎沒有空屋:1928年將近11,600家庭住在簡陋小屋與臨時住處;36,000棟舊建築須要被翻新,約7,000棟房子接近損毀。根據推測,由於無住屋的數字攀升,需要150,000戶才能解決問題。推測每年幾乎要蓋40,000戶住宅。

為了解決大都會的住宅問題,1924年四月實施房屋稅徵收,1930的抵押融資(Hypothekenfinanzierung)提供135,000戶使用。重要的是,推動這些新建案,由共同使用住宅經濟(gemeinnuetzige Wohnungswirtschaft)(合作社(Genossenschaften),公會(Gewerkschaften)與都市社會組織(staedtische Gesellschaften))為推手,他們減低每一里的額外貸款,持有大約三分之二的住宅。世界經濟危機之後,國家補貼急遽縮減,影響這些營造相關人員:1931年柏林蓋31,000戶,1932年只有9,300戶在蓋。

 

新”建設”(Das “Neue Bauen”)

另一方面針對具有歷史紀念性的公共建築,例如威廉皇帝時期的古典式樣,歷史地位重要的德國議會大樓,柏林市中心Moabit區的法院建築,或是新巴洛克式樣的大教堂與帝皇藝廊區,擺了個務實又機能頃向的百年建築。它結合了Alfred Messel設計的,在來比錫廣場的Wertheim購物中心(1897-1904完成),1906/07,Emil Schaudt在Charlottenburg區設計Ka De We高檔百貨公司,還有Peter Behrens設計的AEG機械廠房(1909-13構築)。其中特別的是Messel與Behrens對於現代工業建築的重整動力,1907年成立了Werkbund,還有以人文關懷的工作與生活比例考量下,進行顧及機能與美學的產品設計。

藉由這樣的嘗試,租屋營尺度被當作住宅的基礎單元,合作社所組織的住宅租屋建築做改良設計。從1900年以來英國的花園城市構想被許多建築師與城市規劃師抨擊:1913/14在Bruno Taut的引領下,在Grünau區設計Falkenberg連棟住宅,1914-17,Paul Schmitthenner為了Spandau區兵工廠勞工,設計Staaken花園城市。

之後再發展的花園城市構想是新建築花園城市計畫,1924年完成。大部分是低矮,以機能為主的建築(如路邊長得很像得火柴盒建築群),被綠地所包圍,這些都是社會住宅的規模。即使理性且標準化的建構方式,租金是市中心老建築的兩倍,讓勞工家庭望之卻步。最有名的新建設計畫就是Bruno Taut與Martin Wagner在Britz區設計的Hufeinsensiedlung,此建案從1924到1926完成,或是在Zehlendorf區的”Onkel-Toms-Huette”(1931/32)森林群落。在Bruno Taut與Martin Wagner之後,由市營造議會於1926與1933(納粹時期)執行的建築師們如Hugo Haering, Otto Rudolf Salvisberg, Walter Gropius, Hans Scharoun還有Otto Bartning等,無數的群落建築在共和柏林時期不斷構築。

 

 

 

 

Read Full Post »

一:目的:政治宣傳,對內外宣傳納粹黨
五十萬人的聚會

二: 選擇紐倫堡的原因
希特勒指定
紐倫堡從中世紀就是最典型的德意志城
工業技術發祥地

三: 所謂的納粹建築特色
以歐洲古典建築美學為典範
風格成為最重要的建築元素
減少無謂的裝飾,裝飾皆有服從領導的意義
紀念性的空間或裝飾一定讚美獨裁者,讓人心生景仰敬畏

四: 紐倫堡帝國黨國議會場建築組成
1. Luitpoldarena (Luidpold運動場)
2. Kongresshalle (議會大廳 如果建好應該是當時最大的集會廳(容納五十萬人))
3. Dokumentationszentrum (檔案館中心)
4. Dutzendteich (人工水塘)
5. Grosse Strasse (大道)
6. Deutsches Stadion (德意志運動場)
7. Zeppelinfeld (Zeppelin廣場/閱兵用)

五: 面對此布蘇胡的紀念物
1. 將議會大廳改成休閒與購物中心
2. 賦予其他意義:議會大廳改為大型溫室做花博展使用
3. Zeppelin廣場改為和平森林,做為反省的見證
4. 1996年檔案館中心開始營運

Read Full Post »

1. 根據紀念物保存法,如果將建築列為紀念物時,屋主的意願就成為獨立的個案,不在紀念物保存法內被檢討。屋主當然可以根據法律反抗被列紀念物,這些過程將以另一個法定程序處理,而非參考紀念物保存法。

2. 在德國可以運用一些預算或是減輕屋主的課稅讓保存紀念物的負擔可以減輕些。這些經費將專注在紀念物已存留,瀕臨危險的部分。如果確定這些很糟的狀況是在於屋主的不做為,就要針對建築物的不當對待做依法評估。(不當對待的評估包括屋主的經濟能力,如果是屋主的經濟能力狀況無法支持,不當對待評估的經濟因素就會被考慮進去)

3. 德國有許多基金會支持紀念物的維持,他們也金援紀念物。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