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最近跟一位十年以上沒見過面的朋友相認(還是她認出我來,表示我不會沒事盯著人看XD)聊到我們怎麼認識的。在成大研究所已經分不同組,所以不同組的除非之前認識不然只能利用少少的共同課程跨組認識到其他組同學。
然後聊到我們那時是一個電腦課,期末報告是選一個建築師做成網頁介紹他。我不知道為什麼選了王大閎,我猜我選的建築師是所有同學裡選的建築師年紀最大的。朋友說她選的是龔書章,我們有默契地互相笑了一下,因為這位老師比較年輕XD
我想到為了要收集王大閎的資料,能夠自己走過去的建築物我都親自去拍,我最喜歡的他的作品,除了外交部以外,就是他在濟南路的住宅。
那時年紀小臉皮厚膽子大(其實我現在臉皮還是很厚只是膽子變小了),到虹盧門口,徘徊很久,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直接按電鈴,也真的有人應門,應該是他們的管家。
我跟他說明我是成大建築研究所的學生,我可以給他看我的學生證,不知道是否有機會能進去看,不拍照也沒關係。
管家問我有沒有公文,我說沒有,問說他們只接待教授與建築師,我想說我什麼都不是,對方直直想把門關起來,我就開始表現出誠意來,然後管家勉強讓我進去玄關看兩眼,我想給他看我的學生證他不想理我,最後仍謝謝對方給我參觀玄關,我就很遺憾地離開了。
最後我也只能拿外觀照片來做我的網頁,這就是我跟王大閎先生的作品的,非常尷尬的第一次接觸。
今天報名了包浩斯的講座中的王大閎介紹,來了王大閎的兒子女兒,女兒講著他的父親時,我看到她眼睛泛紅時,我的眼淚已經在我鼻子旁邊流下來了(趕快擦,好尷尬)。會後我想告訴他們我在巴西也介紹了王大閎,但是好像又很多餘而作罷,聽完演講就離開,回去的路上,想著最近的緣分,想著如果我早點認識他的兒子女兒(我這樣是高攀哩),我是不是就不會吃到管家的閉門羹了。想著想著,覺得都是自己在幻想。
最近一直遇到很特別的機緣,記上一筆。

1. 2019版前言

2. 包浩斯的前史

3. 威碼包浩斯:包浩斯的表現主義

教師

Johannes Itten與他的課程

工作坊

節慶—工作—嬉戲

包浩斯女性

建築課程與聚落規劃

Gropius-Itten心結

威瑪包浩斯的政治前線

4. 藝術與技術:新的一體

包浩斯與荷蘭風格派

Paul Klee的課程

Wassily Kandinsky的課程

陶藝工坊

織品工坊

金屬工坊

家具工坊

玻璃與壁畫工坊

木材與石雕工坊

書背接和工坊

平面印刷

威瑪包浩斯的舞台

1923年包浩斯展

威瑪包浩斯建築

威瑪包浩斯的絞死

5. 德騷包浩斯:設計高校

德騷包浩斯的建築

師傅屋

Toerten聚落

1925與 1927的學校改革

包浩斯書籍—包浩斯學刊

Josef Albers與Lazlo Moholy-Nagy的預備課程

Paul Klee 與Wassily Kandinsky的課程

工作坊裡的產品課程

印刷與出版工作坊

織品工作坊

家具,金屬,壁畫與造型工坊

德騷包浩斯的舞台

1926/1927艱難時期

Walter Gropius的退出

5. Hannes Meyer:民眾需求取代奢華需求

包浩斯的新組織包浩斯的新組織

工坊新組織

木工坊改建

金屬工坊改建

壁畫工坊改建

出版工坊

紡織工坊

在Hannes Meyer下的包浩斯舞台

自由繪畫課

Hannes Meyer下的建築課程

Bernau地區的合併課程

Toerten聚落的擴張

Hannes Meyer下包浩斯的成就

Hannes Meyer的離開

6.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包浩斯變成建築學校

包浩斯新課程

經濟拮据—政治抗爭

Hilberseimer與Mies van der Rohe的建築課程

Junkers聚落

出版與攝影工坊

在德騷的政治結束

德國包浩斯?包浩斯的結束

包浩斯在柏林

7. 附錄

 

手工藝的訓練是包浩斯教育基礎,每一個學生都得學習手工藝
徒手畫與繪畫教育包括:
a. 來自於思考或是幻想的自由徒手畫
b. 徒手或繪畫頭象,動作與動物
c. 徒手或繪畫風景,塑像,植物與靜物
d. 組合
e. 完成牆上繪畫,版畫,與掛畫構件
f. 設計裝飾品
g. 字體設計
h 結構與專案繪畫
i. 外部,庭園與內部建築設計
j.(不知道為什麼沒有j,可能是當時印刷i與j很像)
k. 家具與日常用品的設計

包浩斯的目標
收集所有藝術創作並將之整合,是所有藝術工藝準則的再整合–雕塑,繪畫,藝術行為與手工藝–達到一種新的建築藝術,它是無法被分解的各項組構。最後,當包浩斯的自由目標是藝術整合工作– 大型構造物/建築(der große Bau)–在紀念性與裝飾藝術中,彼此之間沒有界線。
包浩斯要塑造建築師,畫家與雕塑家,依不同程度與能力培養成手工藝者或是獨立創作藝術家,引導共同製作,建立藝術工坊,建築則是所有的整合–粗坯建築,解體建築,裝飾與設施設置–都是一樣的靈魂,來自於整合的設計智慧。

陌生

我常常一個人去陌生的地方
所以我知道如何在那個沒人理的環境裡還可以裝得很自在
我知道我第一次來是陌生人
我再來就不會是陌生人了
因為我相信我的自信

非常外行地對於自貿區的看法
(先說結論,我認為自貿區很好,但目前不適合台灣)

好吧為什麼我這個學建築工程的冒出來跨領域講一下這跨領域題目
是因為我算是在德國商展當非專業翻譯多年
也看過許多產業的起起落落
剛去德國時剛好是中國崛起的時機,那時候台灣攤位真是想削價競爭跟中國比都無法
我的功能從翻譯變成在攤位陪老闆聊天買便當用德文打電話跟豬腳餐廳訂位
因為這樣聊天機會才側面地瞭解台灣的產業故事
也因為這樣知道台灣還是有很多製造業是很強的,強到可以賣到全世界但是都不能貼自己的品牌(哭哭)
所以有時候看財經消息知道某歐洲大廠的某零件是台灣生產的,這種已經上報的消息在商展裡早就不是新聞
驕傲的一方面也知道台灣的製造,不只是產業,也影響到人們的價值觀(水牛價值觀,抱歉題外話)
中國崛起那一波似乎已經微微走下坡,因為許多外國廠商被騙後又回台灣攤位找材料,但是那種人我超不喜歡的,會找便宜的貨的對台灣的殺價也不會手軟,這對要求品質的產業來說是壓力很大的,連帶的連員工薪水都會被賠上。

因為最近自貿區的討論沸沸揚揚,我也稍微瞭解這個東西在幹什麼
如果他是個以進出口來賺大錢的一種構想的話,我認真地覺得這樣的構想根本不適合以製造業為主的產業
偏偏台灣其實還是以製造業為主(機械,機能布料,運動用品)我們需要的是大的外銷市場
而不是讓另一個大的外銷市場把貨進台灣,因為自貿區有一個特色就是外面的貨進來也可以內銷,我看到這一條我整個就是大喊母湯,這根本衝擊台灣製造業

閱讀了相關自貿區的文章,大約知道構想來自於荷蘭
荷蘭就是靠經濟條件開放與貿易賺大錢的
我所知道的荷蘭就是個自然資源很差的地方(因為都是海上填土地),他們的人從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的劣勢所以用進出口貿易這招來活絡國家經濟
也因此要吃最道地的港式料理是要去荷蘭而不是在德國(曾住德荷邊界的路人有感)
光荷蘭蝦仁腸粉鮮度就打死德國境內的港式料理店

結論是,我這樣外行都不想挺目前的自貿區提案了
我認為對台灣產業很瞭解的人根本應該先讓這案子緩一緩

雖然已回台灣

但是還是覺得要紀念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