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Ich möchte dir Blumen schenken.
Ich möchte vor dir singen.
Zeit läuft so schnell, ich weiss nicht, was können wir noch übrig haben.
Erinnerung kann nicht zu viel greifen, weil Speicherplatz immer begrenzt ist…

1. 德國哪裡好玩(沒有)
2. 德國哪裡好吃(沒有)
3. 你住德國這麼久怎麼會不知道XXX? (我為什麼一定要知道)
4. 德國要買甚麼才特別(不知道)
5. 你知不知道…牌(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6. 德國哪裡有涮涮鍋(你來這邊幹麻?)
7. 我買這個藥你幫我看成分(你都不知道這什麼你買個鬼?
8. 這裡買Benz BMW有沒有便宜? (有,快買!用你的錢都很便宜)
9. 德國買房便宜嗎? (X! 很便宜快買
10. 德國有沒有種族歧視(有,很危險,不要來了)
11. 德國有沒有很多難民(有,很危險,不要來了)

I miss you

http://arch.rwth-aachen.de/cms/Architektur/Die-Fakultaet/Aktuell/Nachrichten/~clvd/MyReiff-HTML-Einzelansicht/?file=2016-06-22

昨天看到Gauck總統的五年卸任典禮,感覺時光過好快,通常對於德國政治人物大家只知道總理而不知道總統,好像也挺正常的,那個隨時會被忽略的角色,在之前總統Wulff發生醜聞被轟下台時,才發現總統雖然如花瓶但是也要讓德國人有面子有裡子阿。剛來德國剛好遇到德國總理換人,在德文課上的那些德國名人在我踏上德國的土地上都換了一輪(包括Kahn),話說當時在台灣的德文課為了要跟德國人有話題講,我這個運動白癡還特別了解一下德國足球員,尤其是當時紅到半邊天的Oli,然後我ㄧ來德國不久他就退休了(所以一直跟德國人沒話題? XD) 。不過愛聊足球的也只限德國男生(大部分),很懂足球的女生也不一定會得到德國男生的歡心(咦?)所以我還是回去好好宅在家開雞尾酒趴好了(?)。

我剛來的時候的那個德國總統我一點都不認識,據說他是波蘭出生的,因為他神隱的功能很強所以好像很受德國人的愛戴(?),後來有一天他突然說他不幹了,才會快快補選一位叫做Wulff的人,因為德文能力稍強了,我也才從那時注意德國的政治(想不注意都不行,德國大報最常追著政治人物跑),我還記得那個看起來外表挺不錯的Wulff呼聲最高,連梅姑都挺,當他當選的時候,他帶著他的老婆出來,讓大家眼睛一亮,整個就是政壇的樣板典範,男的高挑帥氣成功女的氣質優雅,穿衣服有品味,當Wulff當選總統的時候,我覺得最大受益者應該是他老婆(後來他們離婚但又後來又在一起,螢幕情侶好亂我眼花)

她整個就是第一夫人的姿態在公共場合,我可以說就像以前的黛安娜跟現在的Kate,不過這對螢幕情侶的完美樣很快破了功,原因在於總統的不動產帳目不明,他一開始矢口否認,後來整個就被德國的最高法院財產封鎖(好像),臉丟光了才自己心不甘情不願地下台,反正最後一年不到兩年的美好風光就這樣再見,之後他的新聞也只是在某些小報出現,尤其是他前妻(現在還是前妻嗎?)從黛安娜變成戴膏藥(我在說啥),網路上跑出一堆罵她的文章,同為女性,真的很替她難過與不捨,錯的是她老公(前夫?)她為何要莫名其妙背這種負名?頂多選錯男人嘛,人生沒有玩美的決定不是嗎?(我在心理輔導甚麼?)

然後接班的Gauck其實也是有點像是難產下的總統,基本上他的一切背景都不錯,牧師,中規中矩的樣,大家也檢查了他是否與納粹有關(據說有一個很遠的關聯但是好像並不是大問題),但有一個很私人的狀況(我只能說狀況),就是他有個同居很久的同居人,並沒有離婚,也就是說,他有老婆,但沒有離婚,但他現在跟他同居人住在一起很久了。這個私人的狀況被大家放大檢視一段時間,在他剛上任的時候,但後來因為他做的事情都很中規中矩,他的家人他的私密生活也沒被媒體報出來(這是媒體自制還是媒體也在守那到防線,”你給我出包我就給你爆料?”),但五年來似乎是相安無事,他的的神隱能力讓大家對他讚遇有佳,尤其他去土耳其拜訪總統的行程讓大家給他一個很高的評價,他私人怎樣,就好像不在被提起了(那我怎麼還記得,我好八卦(大喊))
好吧我喜歡注意政治人物的私德與他的政績還有社會評價的平衡點在哪裡,以德國人的道德標準來看。
所以我的結論是,德國人喜歡神隱的人(這甚麼結論,丟筆!

Gauck做得可圈可點,大家也很希望他繼續做,其實他要的話是可以繼續再做的,但他也累了想退休了,去年宣布任期到他就要退休的消息後,大家覺得惋惜但也尊重他的決定。

一切按照程序來,選出了新的總統Steinmeier,他就大家一點也不會不熟悉了,因為他一直在政壇很活躍。
Steinmeier之前是德國外交部長,他的政治經歷相當完整,我因為有跟他的粉絲所以對他小小地有了解,但我不知道他要去選總統(你怎麼不告訴我!!!!哭),只是看到他的粉絲頁突然貼一堆他跟他老婆曬恩愛的照片,我想說他們應該是要去參加一個很重要的活動,沒想到就是去選總統,這一系列讓我覺得搞外交的真的很懂得鋪梗(是的我在離題)

每次看到一個新的政治人物上台,我會根據他以前做過的事情推測一下(只是推測)他可能之後會有甚麼樣的動作,跟他在拿捏事情的中心思想是甚麼。因為畢竟他以前搞外交的,我們呆玩朗就多少會跟他有關係,至少在兩岸關係上,且德國目前最大的貿易夥伴就是中國,注意德國的動向我認為可以當作台灣的下一步怎麼走的參考。

不過我對他側面的了解是,他是個有手腕的人(廢話他外交部長哩XD),哪邊都不招惹,但,真的要選擇的話,他會以利益而不是理念當導向,這是可以確定的。為什麼我會這樣說,我記得有次達賴喇嘛來德國,這件事情讓外交部長的他跟梅姑搞得有點不開薰(還是裝的?),反正他們就是演一下意見不合的劇碼在媒體上,然後冷戰(照片冷戰吧),反正演了一兩天就是了,最後是梅姑去見達賴,Steinmeier裝死。(這算是完美的結局吧,兩邊討好,兩邊都做到了,中國高興了,也給達賴面子了)

所以,我的推測是,雖然我無法看到他的真心與中心價值,但他很會做樣子兩邊討好倒是可以確定的。

其實我是要寫現在這個總統,但每次廢話都先寫一堆。

Viva Deutschland!

(以上是我自己寫的德國野史,完全沒有歷史考據與學術功能,被我誤導那我要懷疑你的判斷能力了)

1. 總算論文口試通過(畢業證書還沒拿到)
2. 總算又多了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口試通過日)
3. 又開始耍廢
4. 世界變化太快,快到好像規畫下一步有點多餘

沒有想要怎麼慶祝,今天開始好好修改論文

想去另一個國家了,我現在對德國好膩

十二年,夠了(大叫

其實一直沒時間想要怎麼為自己慶祝,
自從去年聖誕夜我那神隱快兩年的老師給我ㄧ封信說來討論你的論文吧,
我的2017年就像快轉片一樣不停地晃過去。

一份突來的不動產公司工作,一個必須處理的口試,一個很想去的展場打工,一個難得的翻譯case
把我的一二月搞得好緊張好多事。

可能是壓力太大,口試當天的凌晨我就吐了(口試前發生什麼鳥事就不講了,慕尼黑好友知道即可XD),
還好口試當下沒發生什麼事情,
但是口試完我整個就是生病,
病完就馬上去上班。

我完全沒時間整理我的心情跟我下一步要幹嘛,也沒時間改我的論文,
我就是一直去上班一直去上班,心裡一直糾結這個工作我還要做嗎?

後來我決定辭掉工作專心改論文

用外人的眼光來看很可惜,因為我可以得到工作簽證繼續在德國待下去(老闆同事人超好,工作內容也都是我熟悉的)。
但我還是決定離開,即使我的腦子跟我說待著比較好,但我的身體已經在告訴我”我不喜歡”(果然身體很誠實),因此我想,那不是我要的,我思考著,我要什麼。

我想要靜下來思考,在德國可能剩下的日子裡,
我想沉澱下來,
我想做什麼。

我想好好留淚,我想好好想念一些人,那些幫助過我的人,即使有的已經不在世上。我想好好地想念他們。

每個人決定逃離家鄉踏上這遙遠的土地絕對有非常強烈的企圖,
這是將自己的根從原來的根拔掉的決心,這絕對不是從台北到高雄這樣地簡單,

我一直在想,我當時強烈的企圖是什麼

是什麼樣這樣強烈的企圖讓我被一堆人說留學德國沒用,德文用不到,沒得到獎學金,留學回台灣也不是工作保證的”關心”下,我還是毅然決然地離開,
在這段時間內,我不是沒有獲得,但我也失去了很多東西,
我願意承擔這個失去,是因為我知道有一個我非常想要的夢想必須實現,
外文能力,博士學位,這次在證明自己,給我自己以前在台灣的學校很爛的成績的一個補償。

我做到了,說不上是高興,但至少可以證明我是個負責任的人,對我自己的夢想負責,我只想要證明我自己還不賴。
對我來說就是把一件我該做的事情做完,
我沒有放棄,即使在中間遇到非常多的誘惑跟困難的抉擇,
我沒有放棄,因為我知道如果我放棄了我不知道我在德國受盡寂寞奚落與委屈的目的在哪裡。

我從沒放棄我自己,即使我經常不被周圍的人看好(看我外文那麼差就知道了)。

在這個可能還是一個人過的口試滿月慶祝。
我寫著一些實習申請信,希望能到一些重要的機關(如UNESCO)實習,
不過到現在都沒有回應,
是有點挫折但想說人生也不那麼地如意。

不過有些事情我應該是可以確定,
我不想老死在德國,我需要有陽光的地方(所以不要硬塞芬蘭伯給我了XD)

還不知道怎麼慶祝滿月,
但家裡冰箱快空了應該要先去超市買東西XD

ps. 後來跟伊朗美女共進海鮮晚餐XD

Yes

You can call me Dr.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