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星期五早上上早稻程的課,由於前一天晚上的消息,讓大家早上打招呼時少了一些隨便。

本來以為總學期的最後一場會是一個快樂的大合照,但課程結束大家拍手後低調地互道感謝與再見。

第一次經歷總統過世是在我小時候,很懵懂的年紀我還記得那天13日,因為我對13這個數字很敏感

我只知道電視上一直播蔣經國的紀錄片電視變成黑白,那個讓我每天都很愉快的張小燕臉都變得超嚴肅,講話都不搞笑了幸好沒被拖去路上跪,我可以感受到全國哀傷的氣氛但因為很久,後來我一直在想說電視的彩色螢幕什麼時候才會回來(真的很久)

一位元首走了,也讓我回憶上一次是什麼時候

我對這位元首是沒有評價的

在我的環境裡,印象中有一個雜誌,封面是他,但是是一個做過影像處理的照片,讓他看起來像皇帝

就是說他專制野蠻

覺得政治好亂

就這樣覺得事不關己地過了我的青春

看到宋楚瑜非常盡心盡力幫李登輝做事情結果被廢省

看到陳履安行走台灣最後也沒選上總統

這些人在後來的中國崛起,變成了另一個面貌

星期五中午等午餐送上桌時,我一直滑手機,發呆了一下,想說要不要寫什麼

我覺得我有情緒但也沒那麼深刻

這個人在我的青春歲月裡就是一直被罵

現在我覺得想要說什麼又有點說不上來,因為他不在我深刻的記憶裡

想來想去,只有一句話

那個時代走了

晚上去聽脫口秀,在西門紅樓排隊,前後左右都是一堆快樂的cosplay年輕人,聊博恩,聊瓏瓏

好像昨天晚上沒有發生什麼一樣

我一直想前一天元首過世第二天去聽喜劇脫口秀會不會很奇怪

但票買了就去吧

想說主持人會不會因為元首過世而改變梗但我猜應該不會(奇怪我煩惱這幹嘛)

一進場主持人就問大家開不開心

開心就要大笑歡呼,幾個梗黃到不行但大家笑得很盡興,我也被裡面幾個段子笑得不能自己

我大笑又拍手又尖叫

其中有幾個是政治梗,大家還是照笑

就這樣過了一個愉快的週末

一個元首過世的第二天就這樣過了

早上跟年紀與我差不多甚至比我大的晚上跟年紀比我小很多的坐在一起不同世代不同心情

回想小時候那個黑白電視到現在的脫口秀

我想,也許前人的努力讓這個方向走對了

我也謝謝你

蘇黎世報

李登輝過世李登輝的台灣總統職位,在仍屬於權威的時代中受到推力。他領導改革,第一次全民直選獲勝,之後邁進台灣獨立。現在他以97歲高齡過世。

照片: 2018年李登輝在一個台灣入聯的活動場合

在現在有活力與旺盛的民主台灣中匆匆一撇,有時會忘記這個國家幾乎超過四十年都在獨裁蔣中正與之後他的兒子蔣經國中度過。當年輕的蔣在1988過世時,副總統李登輝就即位。

兩年後,國大代表授予他六年的權力。李是當時唯一的候選人,他的國民黨是唯一被允許的黨。這是台灣當年的狀況。

頃聽抗議學生的聲音

李就職前不久,就是在三月二十一日時,數千學生在首都台北集結,並要求民主改革。這個運動在台灣歷史被稱為”野百合運動”。

李邀請學生領袖到總統府,頃聽他們的訴求並承諾政治改革。他走了完全不一樣的道路,跟北京的共產黨政權比起來,就在只差一年: 1989年讓在北京天安門抗議的學生血腥失敗。

李在之後的幾年,進行憲改,是現在台灣民主的基礎。人民在1996年感謝他: 絕對高票贏得第一次民主選舉。李在選舉中得到北京不討喜的”保護”。前年這位總統想要訪問他美國的母校,讓北京震怒。共產黨利用海上導彈發射威脅正在進行的民主。華盛頓派軍艦環繞台灣,阻撓北京的野蠻冒險。這些後盾與他對於中國不屈不撓的態度,讓李變得受歡迎。

在他任內的後四年他的台灣獨立目標越來越明確。他說明與中國的關係是”特殊國與國關係”。

在日本軍中的台灣人

1923年李生長在一個小村莊,現在是台北都會區的一部分。他的父親是警察,因此在日本機關服務,台灣這個島從1895到1945是日治時期。

年輕的李在大阪學習農業經濟,加入日本皇家自願軍。另一方面他的哥哥,在馬尼拉的屠殺中過世,他就再也沒進入戰鬥。李的生命與日本有緊密的結合。台語,中文與英文裡,講得最好的是日文。

在共產黨短暫的時光

戰後李短暫地加入了共產黨—在六零年代,他從美國讀書回來時,他被台灣特勤局審問了數周。之後李在他的回憶錄裡寫: 他覺得他要戰勝白色恐怖。當時台灣是幾乎四十年的戒嚴時期。

1971年他加入國民黨。這個黨在當時由一些幹部所主導,這些追隨蔣中正從中國內戰逃到台灣的一群人。當時台灣人如同李,並不怎麼講這些事情。作為一個政治人物,李試著將台灣多數與中國大陸逃難者的鴻溝解除。

1972年蔣經國總統執政。李登輝當台北市長與省長。李在不同的機能中進行改革,建立高等教育,提供經濟發展的貢獻。

李提供穩定的民主

自從1996第一次的民主總統直選以來,兩個大黨已經輪換三次。縱使這些陣營勢不兩立,在國會也會大打出手,但政黨輪替每次都是和平且過程順暢。台灣平穩的民主過程是李的政治改革力量。

星期四晚上,由於長期的疾病,李以97歲在台北的醫院過世。台灣的現任總統蔡英文在推特上寫: “台灣留下民主自由,也鼓勵著我們繼承李登輝的意志,繼續追求『生為台灣人的幸福』”。許多台灣人將會認同她的看法。

********************************

蘇黎世報,記者Patrick Zoll (對他很有印象,因為他親自來台灣採訪太陽花運動,我對於親自來台灣採訪的德語記者都會印象深刻)

原文連結

https://www.nzz.ch/international/lee-teng-hui-vater-der-demokratie-von-taiwan-gestorben-ld.1568990?fbclid=IwAR1K8msLoz9S4quAdpaJsuat0jB0zdMOYAVmjcEPr32b6mZaCt860kHhK-o

原連結: https://www.ntz.de/themen/paulas-nachrichten/artikel/artikel/ein-herz-fuer-monster/?fbclid=IwAR3wbZGYcgDYU1QJdEPuDRmS4rLyV5TgOWaJY8xgwUjonBmSecgO2dxVgsM
混凝土塊在一些城市裡對許多人來說看起來很醜,但有些人還是覺得有粗糙美。

至今四十年前有個非常特別建築形式很超現代。許多混凝土也如此操作。這些到現在並不是每個人都覺得好。

對某些人來說,引人注目的是: 建築物有著清楚的形式與外露的混凝土。對其他人來說是個混凝土怪獸!巨大,倉灰與醜陋。這是甚麼意思?這代表了建築物以特殊的風格建構。人們稱它粗獷主義。

這個風格在四十年前非常地摩登/現代。教堂與書店都這樣構築,大學,市政廳與大型住宅建築也這樣建。現在許多人們認為這些建築物只是醜。

除此之外,它們只被一種決定性的材料所構築:混凝土。太多混凝土。
“許多人驚訝為什麼這建築物長這樣” Oliver Elser 說。他任職於法蘭克福的建築博物館。但這些混凝土怪獸真的很糟嗎? “或只是因為它們可能並不是那樣值得維護?” 專業人士問。

之中許多建築物面臨危機,必須被拆除—或是已經被拆除。可以確定的是有很大的量已經成為瓦礫與特殊廢棄物。它們散在各地必須等著被處理。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專家認為拆除並不是好的解方。但也有更多的理由,寧願保留這些建築物。

Oliver Elser解釋原因: “粗獷主義是一個非常直接的建築風格。清楚表示這個建築是怎麼被構築。我們認為它們尚未上粧” 意思是,沒有顏色與粉刷在外牆。沒有外裝或是隔熱層。就這樣人們看到的是一個倉灰的混凝土。

再者,它要呈現的不在於特別精緻,而是原生(roh)與不完美(unperfekt)。有時候看起來笨拙。 ”縱使如此許多建築案例,它的構築非常耗工且複雜” Oliver Elser解釋。 還有一個特別的: 建築師們想到構築這樣的建築時,很喜歡誇張/誇大/浮誇(übertrieben,對我來說是一個over design的概念)!

當教堂以粗獷主義被構築時,例如放置過多的柱子與支撐,但其實並不需要。反之某些辦公建築有許多陽台。

”但說真的這些部分完全沒意義” 這位專家爆料了一下。 第一眼人們看到的可能是一個巨大混凝土怪獸。有人如果仔細端詳,還是有許多美的地方等待被發現。

至今四十年前有個非常特別建築形式很超現代。許多混凝土也如此操作。這些到現在並不是每個人都覺得好。

對某些人來說,引人注目的是: 建築物有著清楚的形式與外露的混凝土。對其他人來說是個混凝土怪獸!巨大,倉灰與醜陋。這是甚麼意思?這代表了建築物以特殊的風格建構。人們稱它粗獷主義。

這個風格在四十年前非常地摩登/現代。教堂與書店都這樣構築,大學,市政廳與大型住宅建築也這樣建。現在許多人們認為這些建築物只是醜。除此之外,它們只被一種決定性的材料所構築:混凝土。太多混凝土。

“許多人驚訝為什麼這建築物長這樣” Oliver Elser 說。他任職於法蘭克福的建築博物館。但這些混凝土怪獸真的很糟嗎? “或只是因為它們可能並不是那樣值得維護?” 專業人士問。

之中許多建築物面臨危機,必須被拆除—或是已經被拆除。可以確定的是有很大的量已經成為瓦礫與特殊廢棄物。它們散在各地必須等著被處理。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專家認為拆除並不是好的解方。但也有更多的理由,寧願保留這些建築物。

Oliver Elser解釋原因: “粗獷主義是一個非常直接的建築風格。清楚表示這個建築是怎麼被構築。我們認為它們尚未上粧” 意思是,沒有顏色與粉刷在外牆。沒有外裝或是隔熱層。就這樣人們看到的是一個倉灰的混凝土。再者,它要呈現的不在於特別精緻,而是原生(roh)與不完美(unperfekt)。有時候看起來笨拙。 ”縱使如此許多建築案例,它的構築非常耗工且複雜” Oliver Elser解釋。

還有一個特別的: 建築師們想到構築這樣的建築時,很喜歡誇張/誇大/浮誇(übertrieben,對我來說是一個over design的概念)! 當教堂以粗獷主義被構築時,例如放置過多的柱子與支撐,但其實並不需要。反之某些辦公建築有許多陽台。 ”但說真的這些部分完全沒意義” 這位專家爆料了一下。

第一眼人們看到的可能是一個巨大混凝土怪獸。有人如果仔細端詳,還是有許多美的地方等待被發現。

從1920年代開始由許多由住宅計畫產生的無數新住宅群落(Siedlung)。

可能是因為當時過於急迫的住宅危機與現有租屋的選擇過少。最為人熟知的是在柏林Prenzlauer Berg區的Carl Legien的住宅城市(社區?)。

1928-1930年以Bruno Taut與Franz Hillinger的設計所建。也因此carl Legien成為第一個最為人熟知的住宅工會領袖。 Taut在柏林市郊實踐了三個大住宅群落。他第四個案子在市中心。但因位在市中心,土地價格昂貴,因此單元空間尺寸必須非常經濟。

他用六個長u形當作四到五層的住宅單元,以1862年的Hobrecht計畫的網格做交疊,讓他在空間非常狹小的基地上,長條形住宅建築與街廓邊緣中調整出足夠的空間。 平面上半拱形拉出的綠色中庭讓住宅群落看起來不擁擠,且成為視覺焦點。

Taut利用不同顏色的門做分區。沿街面的建築群的門採淡黃色,讓街道空間看起來更寬廣,相對於面對中庭的立面,都有設計者的色彩巧思。為了防止單調,建築物正立面面對中庭的色彩也與中庭的綠做色彩對比搭配。

Carl Legien住宅城與其他五個群落於2008年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是威瑪共和時期的住宅群落在1920年的新典範。

其實一開始也沒有打算真的專注在包浩斯女性這個主題上,只是因為去年包浩斯一百年的主題中,除了以色列的白色住宅外,另一個亮點就是包浩斯女性。

講到包浩斯女性,大家腦海裡的形象是甚麼?

一群女生上樓梯,笑得很開心,那個非常期待自由的眼神。

但你能指認出哪一個是哪一個嗎? 很難,並不是因為她們長得很像,而是她們被媒體照相的機率很低,唯一可以找到的都是她們在攝影課的自拍與互拍照。

是的,在時代的洪流中,她們被視為一群而不是一個個別的個體。

在包浩斯一百年女性主題中,卻一直冒出資料,讓我可以更清楚地捕捉這些女性的個別與主體性。

一開始我想要從Marianne Brandt切入,因為據說她是連Groipus都稱讚的包浩斯開校以來難得的優秀女性,再找下去,優秀的女性不只她,好多,如果只講Brandt,對其他優秀女性就有點不公平了,因為太多太多了。

這些女生,不同的是背景,但她們都有同一個特質,追求自由,在威瑪憲法頒布女性也有一樣的受教權後,她們像被籠子關太久的鳥兒飛出來,奔放,解脫,這些脫離家庭束縛的女性們,就會看到她們剪短頭髮,拍一大推稀奇古怪的照片,大膽跟老師爭取權益。但這些搞怪,在他們離開學校後,就好像消失了一樣。

再繼續深入這些優秀的女性未來的出路,很少很少還在設計界的,除非她的朋友或老公就是從是這塊,不然其他獨立的,沒有,是的,沒有,從學校畢業或學校輟學或結婚離開包浩斯的女性們,她們就綁在家庭裡,死在戰火,死在集中營。

我目前並沒有打算把包浩斯女性拿去當一個學術材料寫,因為很多現實狀況所以必須把我喜歡的題材稍微放一邊(科技部喜歡包浩斯女性題材嗎?),但一有機會我就會閱讀,目前能夠講出故事來的那些女性幾乎是已經整理好的資料,我只要一拿起來就可以開始講她的故事。 基於資料量,基於個人喜好,基於感覺,我沒有從Brandt反而先從Alma Siedhoff-Buscher開始,因為一部以她為背景的杜撰電影,加上網路上也有一些她家人的訪談,讓我可以很快地捕描繪出她的故事。

另一個讓我有興趣的女性就是Gunta Stölzl,當大家腦海裡有個包浩斯教師站一排的照片時,裡面有一個一直站得很挺很驕傲的女老師,就是她。她即使站在一堆男生裡面還是表現出自己的自信氣場,而讓我對她很有興趣,包浩斯少數的女性教師之一—但她的薪水並沒有退休俸也沒有長期合約,她長期爭取長期合約未果最後憤而離去,但她並不後悔在包浩斯,從她的後代的訪談得知。

再來是我最近一直很想研究的Lilly Reich,因為她不是包浩斯女學生群我就有點納悶為什麼包浩斯的女性要把她放進去,她跟德國工藝聯盟(Werkbund)比較有關聯。1927年Werkbund主導的國際營造展樣品屋,斯圖加的白院群落(Weissenhofsiedlung)展,Lilly被找去一起做設計(她是Werkbund唯一女性成員),她幾乎主導了白院群落所有的室內設計,也因為這個案子結識了Mies,她才開始與包浩斯結緣。之後她所有的設計生命幾乎都是跟著Mies平行地走,巴塞隆納德國館的室內設計是由她操刀。Mies看中她的設計能力,設計風格也非常對味,因此之後Lilly的設計高峰與Mies有相互的關係。Mies當包浩斯校長時也把Lilly帶去包浩斯當老師,可見Mies也無法失去這個重要設計Partner。

很多人懷疑他們兩個的關係,但因為我目前的資料都非常學術所以無法八卦。之後納粹上台,保守的社會氛圍,女性的事業生涯都得被迫放棄,有非常多傑出作品的Lilly也被迫放棄事業,因為接不到設計案。 Mies到美國後,Lilly也有去美國但後來還是回德國。她寫給丹麥友人J. J. P. Oud的一封信這樣說"我曾經有一些小案子,但現在幾乎沒有,這還不是最壞的狀態,但我們很無助無法做改變…我們竟然生在這樣一個困難的時代….”

讀到這邊我停了一下,放下文章呼吸了幾口氣,想著,如果她跟著Mies去美國是否命運會不一樣? 如果她活在有女性總理的德國會不會我們現在拜的女神就不是Hadid而是她?

這些沒有答案,我只能讀到她六十三歲過世,她的故事就這樣安靜地結束了。

最近跟一位十年以上沒見過面的朋友相認(還是她認出我來,表示我不會沒事盯著人看XD)聊到我們怎麼認識的。在成大研究所已經分不同組,所以不同組的除非之前認識不然只能利用少少的共同課程跨組認識到其他組同學。
然後聊到我們那時是一個電腦課,期末報告是選一個建築師做成網頁介紹他。我不知道為什麼選了王大閎,我猜我選的建築師是所有同學裡選的建築師年紀最大的。朋友說她選的是龔書章,我們有默契地互相笑了一下,因為這位老師比較年輕XD
我想到為了要收集王大閎的資料,能夠自己走過去的建築物我都親自去拍,我最喜歡的他的作品,除了外交部以外,就是他在濟南路的住宅。
那時年紀小臉皮厚膽子大(其實我現在臉皮還是很厚只是膽子變小了),到虹盧門口,徘徊很久,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直接按電鈴,也真的有人應門,應該是他們的管家。
我跟他說明我是成大建築研究所的學生,我可以給他看我的學生證,不知道是否有機會能進去看,不拍照也沒關係。
管家問我有沒有公文,我說沒有,問說他們只接待教授與建築師,我想說我什麼都不是,對方直直想把門關起來,我就開始表現出誠意來,然後管家勉強讓我進去玄關看兩眼,我想給他看我的學生證他不想理我,最後仍謝謝對方給我參觀玄關,我就很遺憾地離開了。
最後我也只能拿外觀照片來做我的網頁,這就是我跟王大閎先生的作品的,非常尷尬的第一次接觸。
今天報名了包浩斯的講座中的王大閎介紹,來了王大閎的兒子女兒,女兒講著他的父親時,我看到她眼睛泛紅時,我的眼淚已經在我鼻子旁邊流下來了(趕快擦,好尷尬)。會後我想告訴他們我在巴西也介紹了王大閎,但是好像又很多餘而作罷,聽完演講就離開,回去的路上,想著最近的緣分,想著如果我早點認識他的兒子女兒(我這樣是高攀哩),我是不是就不會吃到管家的閉門羹了。想著想著,覺得都是自己在幻想。
最近一直遇到很特別的機緣,記上一筆。

1. 2019版前言

2. 包浩斯的前史

3. 威碼包浩斯:包浩斯的表現主義

教師

Johannes Itten與他的課程

工作坊

節慶—工作—嬉戲

包浩斯女性

建築課程與聚落規劃

Gropius-Itten心結

威瑪包浩斯的政治前線

4. 藝術與技術:新的一體

包浩斯與荷蘭風格派

Paul Klee的課程

Wassily Kandinsky的課程

陶藝工坊

織品工坊

金屬工坊

家具工坊

玻璃與壁畫工坊

木材與石雕工坊

書背接和工坊

平面印刷

威瑪包浩斯的舞台

1923年包浩斯展

威瑪包浩斯建築

威瑪包浩斯的絞死

5. 德騷包浩斯:設計高校

德騷包浩斯的建築

師傅屋

Toerten聚落

1925與 1927的學校改革

包浩斯書籍—包浩斯學刊

Josef Albers與Lazlo Moholy-Nagy的預備課程

Paul Klee 與Wassily Kandinsky的課程

工作坊裡的產品課程

印刷與出版工作坊

織品工作坊

家具,金屬,壁畫與造型工坊

德騷包浩斯的舞台

1926/1927艱難時期

Walter Gropius的退出

5. Hannes Meyer:民眾需求取代奢華需求

包浩斯的新組織包浩斯的新組織

工坊新組織

木工坊改建

金屬工坊改建

壁畫工坊改建

出版工坊

紡織工坊

在Hannes Meyer下的包浩斯舞台

自由繪畫課

Hannes Meyer下的建築課程

Bernau地區的合併課程

Toerten聚落的擴張

Hannes Meyer下包浩斯的成就

Hannes Meyer的離開

6.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包浩斯變成建築學校

包浩斯新課程

經濟拮据—政治抗爭

Hilberseimer與Mies van der Rohe的建築課程

Junkers聚落

出版與攝影工坊

在德騷的政治結束

德國包浩斯?包浩斯的結束

包浩斯在柏林

7. 附錄

 

手工藝的訓練是包浩斯教育基礎,每一個學生都得學習手工藝
徒手畫與繪畫教育包括:
a. 來自於思考或是幻想的自由徒手畫
b. 徒手或繪畫頭象,動作與動物
c. 徒手或繪畫風景,塑像,植物與靜物
d. 組合
e. 完成牆上繪畫,版畫,與掛畫構件
f. 設計裝飾品
g. 字體設計
h 結構與專案繪畫
i. 外部,庭園與內部建築設計
j.(不知道為什麼沒有j,可能是當時印刷i與j很像)
k. 家具與日常用品的設計

包浩斯的目標
收集所有藝術創作並將之整合,是所有藝術工藝準則的再整合–雕塑,繪畫,藝術行為與手工藝–達到一種新的建築藝術,它是無法被分解的各項組構。最後,當包浩斯的自由目標是藝術整合工作– 大型構造物/建築(der große Bau)–在紀念性與裝飾藝術中,彼此之間沒有界線。
包浩斯要塑造建築師,畫家與雕塑家,依不同程度與能力培養成手工藝者或是獨立創作藝術家,引導共同製作,建立藝術工坊,建築則是所有的整合–粗坯建築,解體建築,裝飾與設施設置–都是一樣的靈魂,來自於整合的設計智慧。

陌生

我常常一個人去陌生的地方
所以我知道如何在那個沒人理的環境裡還可以裝得很自在
我知道我第一次來是陌生人
我再來就不會是陌生人了
因為我相信我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