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Greve 02

今天是星期五,因為室友M需要買一些東西裝飾一下大廈閒置空間(他是大廈管理員主管),跟他一起走去家具行(因為開車會浪費油)
整個街上好像死了一樣
沒甚麼車,大家都想省油就不開車,所到之處的加油站全部關閉,即使油價已經大跌,想加油也沒地方可以加
昨天還看到排隊加油車隊,現在完全看不到,因為沒油了,很扯

昨天M說要煮飯給大家吃,因為缺絞肉所以我自告奮勇去買肉,還好超市就在家旁邊走過去就到了,不然開車去買菜也是浪費油
超市雖然不到搶購的恐怖狀況但是看到大家一大車一大車去結帳,讓我想說我們是否也要存糧

大家坐在家裡看電視實況報導,停課停班跟台灣的颱風有得比,但颱風至少知道一兩天過了就算了,這邊,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恢復正常

今天本來要去學校的也不用去了,停課

我跟室友說我在超市看到的狀況,他們也馬上跑到超市買一堆東西存糧

巴西總統冒出來喊話,說如果這樣抗爭下去,不排除派軍隊,因為所有的交通要道全部被卡車封鎖,即使食物與油的補給車要進入市中心也被阻擋。他們已經與卡車公會協調,但卡車公會認為油價還要再更低,總統這邊覺得這些人貪得無厭,所以要來硬的了。

早上新聞說聖保羅已經在警急狀態,整個城市已經失去了秩序

我問室友巴西常這樣子因為抗議造成民生恐慌嗎?

他們說巴西很多抗議,但這樣子會影響到民生的抗議還是第一件,不過他贊成卡車司機的油價抗議,因為油價真的貴到超級不合理,他說比美國還貴一倍,但大家的收入也沒有美國高。

沒有油影響到所有的運輸業,本來要去Brasilia的T,剛剛還跟他說再見,要去搭飛機,他說希望他能安全回來,不過沒一個小時就回來了,飛機取消 (笑中帶淚?)

即便如此室友問說晚上要不要一起去看電影,用走的,我苦笑地答應了。

Greve

昨天下午回家,從學校到家搭公車花了三小時(通常45分鐘加微微堵車),本以為是什麼有甚麼車禍發生,後來公車經過一個加油站,看到一堆汽車搶著排隊加油,就知道應該是發生與油價有關的事情。
昨天所有加油站排一堆汽車等加油讓交通大堵塞。
我一回家就上網問我朋友發生了甚麼事,因為我在公車上不敢亮出手機。
朋友說因為卡車司機要罷工,他們不運送油,加油站就會沒油,油價就會猛上漲。

室友T開著instagram看最新消息
他說油價已經漲一倍了

我問開車代步的室友M,回家是否要順便加油,他說可能不會因為想快點回家
但沒想到還是看他在what’s app傳了一張加油的照片,還炫耀沒遇到大排長龍XD
即使如此,今天他就直接坐在家上班,也不開車了

葡文老師因為星期一請假所以打算星期五補課
不過因為我們有些同學也是搭公車上學,擔心根本沒車可以去學校
剛剛葡文老師送訊息說,晚上再看是否明天會上課

問建築系老師K關於我的演講時間與São João停課的事情
她說現在狀況都很不明也不知道是否會開課

一個罷工把大家的生活搞得好像要社會動亂一樣
覺得德國的罷工相對起來像在吃素XD (還告訴大家有什麼替代交通喔XD)

這裡是一個下雨就會淹水停電沒網路的地方
看著新聞轉播,室友又問我同樣的問題,
“你在德國好好的幹嘛來巴西?”

我也不知道,我如果只想安安穩穩過日子的話,我就在台灣考公務人員不要出國念書好了。

人生,不是只有安穩

Primero: Peparação de “sou” (é como tapioca)
Mistura pouco taro com três copos aqua
Depois
Mistura duzentos grama arroz farinha de arroz e cinquenta grama farinha de batata-doce
Fumega juntos

Segunda: peparacao de sopa
coloca seguinte ingredientes na panela
pouco óleo
camarão seco
carne de porco moída
lula seca
peixe pequeno seco

frita os ingredientes

broto de bambu
cogumelo
repolho
fungo
pouco vinho de arroz
aqua
pimenta
sal

Estripa o Sou
corta em peças pequenas

coloca na sopa
pouco molho de soja
Pouco aipos
pouco cebolas secas
pouco óleo de gergelim

紀錄一下

謝謝大家,我雖然很常脫軌演出但是做人應該不算失敗。

今天早上(是的,巴西時間是早上)起來時收到台灣女建築家學會申請入會核准信,高興到鬧鐘還沒響,我已經興奮地從床上跳下來急著寫感謝文。

雖然不像建築師考試門檻那樣高到嚇人,但等結果的過程還是挺煎熬,沒有一件事情是簡單的,事情能夠成,絕對是要很多人一起努力,因此非常感謝發起人的自願推薦,把我推入火坑(是得我很被動,推我吧~~)

學會仍正值草創期,但我對學會的期待相當大。這不只是因為我的性別意識,而是我是用另一個角度看台灣,與對台灣在世界角色的期待。

世界的潮流一直在改變,領土大的新大國與舊大國一直在角力,比武力,比財力,比影響力。

雖然在學校就知道同學打架不關你的事就保持距離裝不知道低頭念書準備考試就沒事,但問題國際局勢卻不是不管同學打架,只管準備考試這麼簡單,就在低頭念書時同學打架的雞絲頭也有可能從你頭上打下去,想只是當局外人都不行,不得不選邊站。

讓人失望的是,這些大國也在用他們龐大的影響力置入相當扭曲的價值觀,缺少同理,缺少關懷,充滿歧視,不安,恐懼,霸凌到處都是。他們在炫耀自己的國家實力時,他們一方面也一直在自己國家內部不停滅不滿的火,醫療缺乏,教育失衡,貧富差距,種族與性別歧視,宗教與政治迫害。

相對之下小國如台灣(請容許我把台灣說成一個國家,至少de facto是國家,未來不知道),跟大國比硬實力根本討打,但台灣的軟實力一點也不差。我們在他們打打殺殺看刀子是否飛過來時我們也還是有在念書隨時準備考試,隨時練功,站穩馬步,而我們的馬步就是關懷,人性與社會關懷,同理,溫柔。

我對於女建築家學會的期待並不只是用性別看待,而是關懷的角度看設計,看社會,看平權,看台灣的國際角色與台灣的軟實力。台灣女建築家學會絕對是一個好的平台,我們(現在可以說我們)不只期待改善尊重性別的環境,尊重社會各階層的居住與醫療環境,也希望讓台灣給國際看到亞洲最溫柔的一個島嶼。

我好像想得太遠了不就是加入一個新的大家庭?

對啦,很高興,也充滿期待!! Vamos!!!!

問德國國家紀念物保護委員會(Deutsches Nationalkomitee für Denkmalschutz,簡稱DNK)幾個問題,得到以下回答:

1. 問:德國是否有國家級的紀念物保護法?
答: 沒有,德國沒有國家級的紀念物保護

2. 問: 老建築列為紀念的流程為何?
答: 這就憑靠每個邦的紀念物保護法怎麼規定,每個邦的規定不一樣

3. 問: 如果屋主不想將他的房子列為紀念,但政府認為有其價值時,邦政府要怎麼處理這樣的狀況?
答: 屋主可以依照他的權力上訴,如果屋主不認為他的房子有列為紀念的價值的話。

4. 問: 如果屋主在房子列為紀念前將房子破壞,屋主會怎樣?
答: 這就要看依照甚麼樣的法給予處罰

5. 問: 如果記念屋況危急,要如何得到維修經費?
答: 依照各邦的獎助方法看如何得到金錢上的補助。即使是國家級的重要紀念也是要以邦的層級依法申請補助。這個狀況是在情況危急時。

6. 問: 德國是否有像英國那樣的charity 的團體負責紀念的金援? 如果沒有的話,德國怎麼進行紀念的財務支援?
答: 德國對於傳統的保存與補助有不同的方法,德國也有國家層級的補助,或是人民自發的機構,就好像德國紀念物保護基金會一樣。在紀念到非常危急的狀況時,才會開始向大眾集資募款。

1. 根據紀念物保存法,如果將建築列為紀念物時,屋主的意願就成為獨立的個案,不在紀念物保存法內被檢討。屋主當然可以根據法律反抗被列紀念物,這些過程將以另一個法定程序處理,而非參考紀念物保存法。

2. 在德國可以運用一些預算或是減輕屋主的課稅讓保存紀念物的負擔可以減輕些。這些經費將專注在紀念物已存留,瀕臨危險的部分。如果確定這些很糟的狀況是在於屋主的不做為,就要針對建築物的不當對待做依法評估。(不當對待的評估包括屋主的經濟能力,如果是屋主的經濟能力狀況無法支持,不當對待評估的經濟因素就會被考慮進去)

3. 德國有許多基金會支持紀念物的維持,他們也金援紀念物。